泸州/老窖/大曲:不要以为喝过老窖酒了解泸州酒文化了,这些才是泸州酒文化精髓

一提起泸州,难免第一个想到泸州老窖,这个算是该企业巨大的成功,但是泸州酒文化源远流长,不是因为泸州老窖问世成为品牌以后才有的,而且泸州老窖都是建立在泸州酒文化的基础上的。出土文物证明,自秦汉以来,泸州就有酒文化活动。泸州老窖大曲名扬国内外,三次荣获国际金奖,五次评为国家名酒。泸州是浓香型白酒的发源地,浓香型酒因此称为“泸型酒”。
Date: 2022-08-03 12:57:29 | View: 4

一提起泸州,难免第一个想到泸州老窖,这个算是该企业巨大的成功,但是泸州酒文化源远流长,不是因为泸州老窖问世成为品牌以后才有的,而且泸州老窖都是建立在泸州酒文化的基础上的。

泸州酒文化源远流长。出土文物证明,自秦汉以来,泸州就有酒文化活动。历代文人雅士对泸州名酒也多有赞咏。泸州老窖大曲名扬国内外,三次荣获国际金奖,五次评为国家名酒。

泸州是浓香型白酒的发源地,浓香型酒因此称为“泸型酒”。泸州大曲老窖池遍布城区,“风过泸州带酒香”,反映了酒城的真实面貌。

酒文化人物铜雕

泸州郎酒为酱香型酒,与贵州茅台酒称为姐妹酒,也是国家名酒之一拥有广阔的市场。在四川国家名酒有六朵金花,其中两朵就在泸州。此外,“仙潭大曲”和“三溪大曲”获国家银质奖,还有省系统以上的名酒达190个。除浓香、酱香型白酒外,泸州还生产中型酒和各类酒。

泸州早有酒城之誉,但酒城之称,则正式形成于朱德1917年的《除夕》诗:“护国军兴事变迁,烽烟交警阗阗。酒城幸保身无恙,检点机韬又一年”。1988年10月,在西安举办的中国酒文化节上,被评为全国五大酒文化名城之一。

酿酒文化人物铜雕

你去泸州市博物馆,你能看到汉棺画像石《巫术祈祷图》和《对饮图》泸州汉代岩墓、砖室墓甚多,已出土木棺、陶棺和石棺数十具。其中石棺画像《巫术祈祷图》和《对饮图》,反映了古江阳在汉代已是“以酒成礼”、“以酒祭祀”、“以酒宴乐”的酒业兴盛和崇尚酒文化的城市。

9号石棺《巫术祈祷图》,1984年5月出土于麻柳湾新区基建工地;11号石棺《对饮图》,1987年5月出土于麻柳湾计划生育指导所基建工地。上述石棺存泸州市博物馆内。

制酒文化人物铜雕

在汉墓出土随葬品中,还有陶角杯和饮酒俑。陶角杯1967年出土于‘忠山’泸州医学院基建工地。饮酒俑和舞蹈俑、击节俑、杂技俑和抚琴俑等,1987年4月出土于市中心童家路能源科技大楼基建工地。这些文物的出土,再一次证明泸州酒文化历史的源远流长。

泸州大曲老窖池在市区三星街泸州老窖厂一车间内。建于明万历元年。窖池共四口,各长385米,宽24米,深24米。窖壁及窖底为油浸色弹性粘士。根据科学研究和实践经验证明,窖池使用时间越长,池内有益微生物越多,酒糟发酵就越好,烤出的酒就格外醇香。故泸州老窖大曲具有“醇香浓郁,饮后尤香,清冽甘爽,回味悠长”的独特风格。

铜雕酿酒文化人物

新中国成立后泸州老窖酒厂由温永盛、天成生、协泰祥等四十多家酿酒糟户合营而成,除保存有四百多年老窖池外,一百多年以上的老窖池尚有三百多个,这类老窖池除主要分布在一、二车间外。市区如肖巷子、上平远路、皂角巷以及小市等街区,都有百年老窖池存在。泸州大曲老容池不仅酿出了美酒,还为酿酒科学研究,提供了重要的基地,具有十分重要的历史、科学价值和经济、文化价值。

另外当年在距泸州大曲老窖池约3000米,龙泉古井和重修龙井碑还被发现出来了,井台为正方形,石质,边长105米,沿高01米,厚015米。井口呈圆形,直径075米。井腹为圆柱形,井底由整石凿成,中深426米。水质清冽甘醇,非遇特大旱灾,般不枯竭。井旁土墙上嵌楷书阴刻“重修龙井碑”一通。署款为“大清嘉靖十二年仲夏月中浣吉旦”,系当时槽户舒聚源等重修。

铜雕广场酿酒文化主题雕塑

碑文有“井以龙名,州属之胜境也。稽其建井之日,其久远而不可考也。井水清凉,凡汲饮者俱言其美,斯不愧为龙井矣。”明代舒氏‘糟户’汲取龙泉井水烤酒,提高了酒质,减少了燥烈。初步具备了醇香浓郁的风格,为以后老窖大曲质量的不断提高,奠定了基础。据说龙泉井水,至今仍在汲用。

明代三棱酒瓶标志泸州明代也有保健酒了,瓶高182厘米,每边长85厘米约可盛酒一斤。上有四川泸州健身酒字样。1982年出土于市区土产果品公司基建工地。三棱健身瓶的出土,证明泸州在明代不仅能酿造曲酒,同时也能酿造其他健身酒和花果酒等。

消失了的飞泉流觞,在市区忠山北麓真如寺内。飞泉自寺西偏岩上飞泻而下,经石滩,流入石刻“王”字形曲槽中,至此水流减缓,历代文人雅士在此听鸣泉而雅咏,依曲水而流觞,抒爱国忧民之情,觅高山流水之音。明州守杨纶,曾在岩西北书刻“飞泉”二字于其上。朱德驻泸州期间咏的《苦热》诗“三官寺外炊澹,百子图中曙色浓”诗句。正是他在此有感而发之作。

《饮酒嬉乐图》真如寺内百子图组塑之清乾隆五十三年雕塑。图中童子6人,有的持壶畅饮,有的举杯痛饮,有的卷袖持勺向坛中盛酒。另一童子未得到酒饮,站立一旁“生气”。整个画面构图疏密有致,动静协调,神态生动,童趣天然。反映了当时泸州酒文化活动在孩子中的影响,而《饮酒嬉乐图》雕塑,又为泸州酒文化宝库增添了新的艺术珍品。以上两个在百子图填埋后,应该有一部分被取走保护了。

这些都算泸州文化的见证,要说这些东西终究只有文字没有实物,后来人怎么去了解和相信泸州酒文化之说呢

相关图片

相关资讯

微信/电话同号 135-8216-1651
返回顶部
导航
电话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