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形态/海盗:刘毅: 不同即唯一,唯一即是美

本文图片版权归属:61论坛主办方北京身身不息文化交流中心&英国文化教育协会北京民生现代美术馆共创伙伴少数派信息无障碍研究会融艺艺途公益基金会花不语乐益融你看起来好动听奇途无障碍听障者知远无障碍残障之声张家口经开区残疾人专门协会阅读原文:《刘毅:不同即唯一,唯一即是美》
Date: 2022-04-17 16:10:02 | View: 146

下一件作品是我在德国驻留的时候,在汉堡的一个艺术节上。在去之前我研究了一个汉堡的海盗,他是一个家喻户晓的英雄,因为他是一个劫富济贫的好人,甚至有关于他的儿歌,也有很多传记、电影,我觉得他非常棒。到了那里以后,我就在我的展厅现场书写了海盗的文字,就用德文写的,但是我不懂德文,我让朋友翻译的德文,去写了关于海盗的故事,那么写好以后,我就在海盗现场进行表演,这个表演是讲演,跟德国的当地的公众讲故事,讲这个海盗的故事,但是讲的方式就是,用我在那段时间我听到的德语的发声,那种声音的感受和那种肢体,来表达整个海盗的一生,这样一个非常伟大的故事。最后德国的公众,我邀请他们继续在我的海盗的墙上书写,大家对海盗的一个共鸣和反馈,形成了我最后的这样一个现场。大家都非常踊跃,大家对海盗的认识非常丰富,非常有意思。

海盗斗牛犬动物狗雕塑

第三个肢体演出是我在一个死亡艺术节上,我对死亡的理解是休息一下,我认为死亡就像休息一下,还会醒来,还会死去,还会醒来,还会死去。我做了一个演出的表演,一个倒走的闹钟,一个霓虹灯字,然后我会设定一个时间,有很多群众演员在一个展厅里面,他原本该是谁是谁,该干嘛干嘛,看展览、喝酒、吃饭都,然后最后他听到闹钟响就突然倒地而死,然后再下一次闹铃起来的时候,他们就又站起来,该干嘛干嘛,就是这样的一个演出,被预设的演出,在一个展览的开幕现场表演,这些也是我对于身体,对于死亡的理解。

玻璃钢海盗人物雕塑

还有一个就是我带着学生做的工作坊,一个叫“光物种”的创想。我把课程设计成创作一个肢体表演的作品,我带着学生们、设计师们一起来做。我对“光物种”的理解就是,在我们平行世界里面,光的世界里面,还有一种物种,而这些物种都是不一样的生物,不一样的时态,不一样的形态,然后我们再去创作,做了很多可穿戴的服装,我们自己的演员,非专业的演员一起穿着,在一些公共场合里面表演。这张是在德国德包豪斯的校园草坪上,我们当时先是去了隔壁学习园林研究,然后对园林的一些元素,再做了一批“光物种”的作品,进行了一个肢体的表演。

敲鼓人物铜雕-玻璃钢海盗人物雕塑

这个也是我的一件公共艺术作品,也是和我们的身体有关。我做了一个基座,这个基座暗藏了一个玄机——背面是可以坐的公共座椅,当展览开幕的时候,所有的公众可以坐到基座上,然后在这个角度看过去,就是一个一个新的由公众参与的,不同的雕像产生,就出现了一个个人物的雕塑作品,这个也是参与式的一件公共雕塑作品,所以这些都是我在我的公共艺术创作里面,寻找到的一些和身体有关的作品,与大家分享。

还有一个部分与大家分享的是,我从2015年开始,就每天在我的手机上绘画,画好以后,我每天都会发到我的朋友圈里面分享,那就变成了我每天的,视觉绘画的日常日志,所以这个就变成了我新系列的作品,大家可以看到这个是我的绘画的过程。当然说到日常的过程,就会变成家里的,就变成了我日常的生活,那么我的绘画里,就画了我每天的生活。刚刚我说的日常的演出,疫情期间我和我太太就只能待在家里,我和儿子去泡温泉,早上初生的太阳、咖啡吧,门前的一个穿非常漂亮衬衫的男子,然后太太和我儿子帮我拿轮椅放到后座上,我和我儿子在山顶上看夜景,还有我和他一起玩,家人们一起游玩,和家里人的一些快乐。从2015年到今天将近6年了,已经画了2000多张绘画了,每天都还在持续创作,这样的绘画创作,已经成为我持续至今并将一直持续下去的工作。它也产生了很多有意思的反应,比如说

海盗西方人物铜雕

我每天发的朋友圈,就是我每天在网络上的个展,所以每天都会有很多朋友在那里留言,进行记录,跟我讨论,我觉得这个就很有意思,这个就又一次让我觉得,生活和艺术一种连接、一种能量。

刘毅的“朋友圈个展”

最后我想和大家再聊聊,我的爱美之心对一些美的反思。我先想,有一个美叫标准的美,标准的美是什么?在我们对于美的历史进程当中,有好多标准,比如说我们古希腊时期、古罗马时期的这些雕塑,包括我们再以前的九头身、七头身,包括束腰,包括中国的裹小脚、樱桃小嘴。古今中外直至今天我们还有人脸所谓标准的黄金分割脸等等,这些都是人类所定义出来的一些标准的美,但是我对这个美是持否定态度的,因为我觉得,标准一旦出现的时候,它就不美了。

玻璃钢加勒比海盗船长雕塑

那我们来看看花的美是怎样的。不同形态、不同种类、不同色彩、不同花瓣的一束花送到你面前,你无法拒绝它的美的,所有人都会说它太美了,我相信这里在座所有人都会这样认为,所有花的形态都是不一样的,鸡冠花很美,喇叭花也很美,玫瑰花也很美,它们都是花,都很美。我们再讲讲进化的美,人类从细胞动物到了脊椎动物,到了今天这样一个人的形态,除此之外这个过程中也有很多不同的形态,这些都是不同的美。大家看在很多艺术作品、电影作品、绘画作品当中,最有意思的就是把不同的人物、不同的形象结合在一起,大家可以看到这些画面,你会发现这些都是非常共融的现场。无论是东方的、西方的这些作品里面,都会出现不同的人的形态融合在一起工作、一起生活、一起战斗。那我又去反思,我们的美应该是这样,就是会有好多好多不同身体的人在一起,形成了一个非常有意思的、非常丰富的世界的现场。

我们有好多所谓的“残疾”,所谓身体的一些“残缺”,但是对我来讲,我认为这些都和不同的花一样,有不同的形态而已。就像我刚刚说的,我走路和别人走得不一样,只是走路的方式不一样,所以我们的身体不一样,只是我们身体的形态可能不一样,所以我们都是一样的,我们也都是不一样的,这就造就了,我又回到刚刚那幅花,我们上下切换看一下,这样的人和这样的花,其实是一样的。所以我们再试一下,如果这些花,不同的花,我通过我的手机绘画,根据不同的花的形态,又画了不同的人的形态的时候,在这个时候你会不会发现,我们的身体就像花朵那样,不同而美丽呢?这个问题可以抛给大家,我是认为是绝对美丽的。

最后我用我的手机的绘画,又创作了一件作品,我创作了不同身体的人,不同形态的人,不同动作的人,不同色彩的人在一个现场狂舞,非常开心地狂舞的一个现场。我非常感谢主办方能给我这样一次机会,因为这一幅狂舞的作品,最后成为了这次的主视觉,这次论坛的海报。我对这个狂舞有了一番阐述,,这就是我发言的总结,最后我还想再点点题,不同即唯一,唯一即是美,这就是我的爱美之心的成长过程,谢谢大家。

本文图片版权归属: 61

论坛主办方 

北京身身不息文化交流中心& 

英国文化教育协会 

北京民生现代美术馆 共创伙伴 少数派 信息无障碍研究会  融艺  艺途公益基金会  花不语  乐益融 你看起来好动听 奇途无障碍  听障者 知远无障碍 残障之声  张家口经开区残疾人专门协会阅读原文:《刘毅:不同即唯一,唯一即是美》

相关图片

相关资讯

微信/电话同号 135-8216-1651
返回顶部
导航
电话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