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车/画像石/画像:从商到汉,牛从神坛跌落到农田,牛头纹由祭祀符号变为富裕象征

因为考古学是上世纪20年代方自西方引进,玉器虽然是我国古人精神文明重要文化表象,但仅仅布于东亚及太平洋沿岸,属特殊品类,很晚才受到考古学者应有的重视。一件出土于江陵凤凰山汉墓的汉代食奁漆器,内装两种小容器成为一套,而外壁竟然有牛头纹。商周祭祀中圣牛,或许相关联。
Date: 2022-04-05 12:25:03 | View: 194

因为考古学是上世纪20年代方自西方引进,玉器虽然是我国古人精神文明重要文化表象,但仅仅布于东亚及太平洋沿岸,属特殊品类,很晚才受到考古学者应有的重视。

一件出土于江陵凤凰山汉墓的汉代食奁漆器,内装两种小容器成为一套,而外壁竟然有牛头纹。商周祭祀中圣牛,或许相关联。学者吴兴文在紫禁城杂志发表的《食籢玉奁供粢盛》一文中,有如下考证。

现代艺术将造型艺术分为六大类:绘画、书法、雕塑、建筑、工艺和摄影,在此主要探索雕塑方面。不过下面探讨一下与上述文物相关的汉代画像石和画像砖。

牛头铜鼎铜雕-铸铜鼎雕塑

汉食奁漆器引自孙机《汉代物质文化资料图说》

牛在汉代除了驯养成耕牛外,在河南方城县出土画像石,有表现野牛的形象;画像石上常见有野牛与虎豹相斗的画面。

西汉牛角兽纹引自林巳奈夫著、常耀华等译《神与兽的纹样学—中国古代诸神》

例如在河南新野出土画像砖上:是牛斗虎,一头野牛奋蹄曲颈,向前猛冲,正要抵挡扑来的虎;这是在两阙之间的搏斗。另外在河南新野樊集出土画像砖上:则显现两个持戟的武士在阙的后边对谈,阙外是牛虎相斗;很可能是当时的一种娱乐活动。

铸铜仿真犀牛头

牛与虎斗引自张道一《画像石鉴赏》

在当时不但用来与虎豹斗,甚至出现牛与虎和熊斗的场面,那已经是到东汉了。而且西汉初年,经济萧条,人民贫困。从汉武帝讨伐匈奴后,马匹多用于战争,致使上下阶层,包括贵族在内,都乘坐牛车。在山东滕州市桑村镇大郭村出土的画像石上,就出现代马坐人的牛车。《史记平准书》说:“汉兴,接秦之弊,丈夫从军旅,老弱转粮饟,作业剧而财匮。自天子不能具钧驷,而将相或乘牛车,齐民无藏盖。……马一匹则百金。”

《史记五世宗家》也说:“其后诸侯贫者,或乘牛车也。”在《汉书朱家传、蔡义传》中,也提到乘牛车的事。前者是个侠义之士,“家亡余财,衣不兼彩,食不重味,乘不过驹牛。专趋人之急,甚于己私。”驹牛即小牛,也就是乘小牛拉的车。蔡义则官至丞相,起初“给事大将军幕府。家贫,常步行,资礼不逮众门下,好事者相合为义买犊车,令乘之。”犊车也是小牛拉的车。

汉墓壁画网络图片

可见汉初之民生凋弊,连皇帝也不能乘驷驾马车,将相或乘牛车,一匹马的价钱竟达“百金”之多;甚至穷困到官吏和游侠都只能乘小牛拉的车。后来经过“文景之治”,积聚生息,由穷困而富裕,国家财力雄厚,已有充足的战马可以抵御外侮。

坐牛车的客人张道一《画像石鉴赏》

《汉书食货志》说:“京师之钱,累百巨万,贯朽而不可校;太仓之粟,陈陈相因,充溢露于外,腐败不可食。”因穷困所流行的牛车变成了时髦,形成以“犊牛”为贵的风气。甚至到了东汉成为一种时尚,例如江苏丕州市陆井乡庞口村汉墓出土的画像石上:宾主二人对弈,取胜者扬臂高呼,惊动了室外的牛,拉紧了随僮手中的缰绳;另一位失利者,只好伸出双手,表现出无奈的样子。

汉玉奁通高123厘米故宫博物院藏

从商周祭祀用圣牛的牛头,是原始祭祀礼仪的符号;演变到春秋战国以迄汉代的耕牛,并成为汉初载人的牛车;逐渐到了东汉,乘小牛拉的车、牛与猛兽斗已经形成一种生活风尚。到了汉代了,从生活器具上的玉器和漆器,转而在帝国的祭仪与诸神崇拜外,成为本器物的粮食充足、主人来世富贵的象征。

相关图片

相关资讯

微信/电话同号 135-8216-1651
返回顶部
导航
电话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