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定瓷吧——中国定瓷行业门户网站!请 [登录] [免费注册]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资讯 > 艺术论文 > 宋陵出土的定窑贡瓷试析

宋陵出土的定窑贡瓷试析

作者: 匿名 | 所属类目:艺术论文 | 发布时间:2018-04-26 | 访问次数:861 | 评论次数:0

1984年01月至1985年8月,河南省考古工作者首次发掘了北宋皇陵中的元德李后陵。元德李后,系宋太宗赵光义的贤妃、宋真宗赵恒的生母,死于太平兴国二年(977年),至咸平三年(1000年)四月八日附葬于宋太宗永熙陵的西北隅。该陵虽经严重盗掘,但仍出土了可表明墓主人身份的玉册和精美的瓷器等随葬品。在出土的瓷器中,以定窑白瓷最多,能够修复成形的器物计37件,其中圈足内刻有“官”字款者16件①。这批“官”字款定瓷,是继河北定县两座宋代塔基、浙江临安晚唐钱宽夫妇墓和陕西西安唐长安城安定坊遗址窑藏之后的又一次重大发现,对于进一步探讨宋代早期定窑瓷器的烧造工艺和确定“官”字款白瓷的产地等,提供了重要的实物资料。本文试对元德李后陵出土的定瓷作一初步分析,不当之处,请方家指证。

元德李后陵后出土的定瓷,皆胎质细白,坚硕致密,器身内外施釉,除少部分器口满釉外,绝大部分口沿和圈足着地面露胎。釉色呈乳白色或白中诚闪青色.釉质莹润,光洁细腻。器形制作规整,有盘和碗两种。

瓷盘11件,除了件底部残缺外,其余均带有“`言”字款。形制上分作两类:一类为敞口、深腹、矮圈足,釉色呈乳白色,器「J满釉,光素无纹;另一类为六出花式日,浅腹、圈足,釉色皆白中闪青,口沿露胎,器内平底,划一习凤纹,“`言”字款均刻于圈足内,除1件字迹模糊,系_匕釉前刻划外,其余均为上釉后和烧制前所刻写。敞日深腹盘的“`言”字款作草朽.笔划细,字形小;花式口盘的“官”字款作行书,字形粗大,刻划较深。

瓷碗26件,其中圈足内带有“官”字款者8件。绝大多数器物芒LJ,即在器11处露出一线骨胎,也有的器口唇部露胎宽达3毫米者。从形制仁大致可分三种;一种为大碗,口径皆在17厘米以上,作敞口、深腹、大圈足。除一件素面外,有两件内底部划一飞凤纹.其中一件的器表还刻以双重莲辫纹,另外一件在腹表饰一周凹凹弦纹。另一种小碗,口径一般在12.8—14.8厘米,作敞f一:、浅腹、小圈足。此类小碗数量最多,皆光素无纹,其中有的小巧玲珑,釉面晶莹照人,胎薄而透明,十分讨人喜爱。还有一种花式口碗,数量较少,六处缺口下部有六道直纹为饰。

另外,还发现数件划花白瓷碗片。其一件l一】后无釉,在内口沿处划带状水波纹,外腹部划以牡丹花纹;另一件在内底和腹部皆划有飞风纹。

分析元德李后陵出土的这批定瓷,我们对于定窑贡瓷覆烧工艺和印花装饰等的出现时间,有如下的认识。

1、定窑贡瓷的时间

在《吴越备史》、《宋两朝贡奉录》和《宋会要辑稿》诸书中,记载了定窑贡瓷的一些线索。如《吴越备史》卷四:“太平兴国五年(1980卜·…九月十一l[.王进朝谢于崇德殿,复土金装定器二千事、水晶玛瑙宝装器皿二十书、珊瑚树一株”。又如《宋会要辑稿》:“瓷器库在建隆坊,掌受明、越、饶州、定州、青州白瓷器及漆器以给用,以京朝官三班内侍二人监库。宋太宗淳化元年(990年)七月诏瓷器库纳诸州瓷器,拣出缺置数目等第科罪’,②。由此可知,定窑至迟在宋太平兴国年间已经为宫廷烧造瓷器。元德李后葬于宋真宗咸平三年,该陵出土的定瓷胎薄质坚,釉色莹润,器形工整,划花精巧,应属宫廷御器无疑,它使我们看到了定窑早期贡瓷的真正标本。

过去,研究者往往根据明人曹明仲“宋宣和、政和间窑最好”的记载,把定窑的鼎盛期推迟到北宋末期,从而否定了定窑的早期贡瓷,也否定了宋以前定窑的烧造水平。近年来,研究工作者采用先进的科学测试手段,“从历代定窑白瓷的分析研究得知,早期定窑白瓷质量差,自唐后期开始,由于制瓷技术的提高,唐末和五代的定窑白瓷质量已具有相当水平,至北宋则更为突出’,③。尤其是西安唐长安城安定坊遗址窑藏中出土的一批“官”字款定瓷,表明唐代晚期定窑已能生产质量水平较高的白瓷。同时,南宋人陆游所述“故都时定器不入禁中,唯用汝器,以定器有芒也’,①,已经明确说明北宋晚期宫廷不用定瓷。陶瓷专家陈万里行生曾根据宋人徐竟《奉使高丽图经》的成书时间和“汝州新窑器”一语,推断汝州烧造宫庭用瓷的时间是在哲宗元枯到徽宗崇宁五年的二十年间⑥。如果这种推论成立的话,那么宋宫庭使用定窑贡瓷的时间应从宋初至哲宗元佑年间。

元德李后是在死后二十三年、被追封为皇太后迁葬,因此随葬的瓷器不可能是本人的原日常生活用具。这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定窑贡瓷的其它用途,即不仅要满足皇宫日常生活所需,而且还被用作帝、后的陵墓随葬品。

2、定窑覆烧工艺创始于五代时期

覆烧工艺是河北曲阳定窑首先创造的。它是我国古代瓷器装烧方法上的一大进步,既充分利用了窑位空间,又可成倍地提高瓷器产量,在我国陶瓷发展史上占据重要的一页。过去,研究者一般认为“定窑利用覆烧法的时间似在北宋中期”⑥,也有学者认为“定窑覆烧法与印花装饰均兴盛于北宋后期’。

众所周知,定窑的覆烧法曾经影响到南方的青白瓷生产。景德镇的湖田窑试掘表明.该窑在北宋中期已经出现少量芒口盘与覆烧多级垫盘匆。因此,作为影响湖田窑烧造工艺的河北定窑.利用覆烧法的时间绝不会迟到北宋中期,应当更早才符合事物发生、发展和传播的一般规律。

元德李后陵出土的37件定瓷中,除6件器口满釉外,有31件口唇露胎即芒口”,显系覆烧法烧成。冯先铭先生曾根据《吴越备史》里提到的“金装定器二千事”,认为宋初定窑已经覆烧,而为吴越镶上金口来供奉北宋宫庭⑨。元德李后陵出土的“芒口”定瓷,为定窑覆烧宋初说提供了有力的证据。

事实上,在以往的考古发掘中,已经发现过有确切纪年的宋初和五代时期的定窑芒口瓷,只是由于数量太少和报道失于具体等原因,未能引起研究者的注意。如建于宋太宗太平兴国二年(977年)的河北定县静志寺塔(五号)塔基,曾出土两件口边无釉的“官”字款划花白瓷碟和两件盏口无釉的“官”字款白瓷盏托,并有夔金银扣白瓷碗和白瓷洗各一件L。辽宁赤峰大营子辽验马墓,也曾出土过两件夔金银扣口足“官”字款白瓷盘,此墓根据墓志,验马死于辽穆宗应历九年(959年),即五代后周显德六年莎。尤其是在河北曲阳定窑遗址的五代堆积层中,也发现过“芒口”白瓷盘侈,使我们有理由相信,定窑覆烧法的创烧有可能早到五代时期。

3、定窑印花装饰出现较晚

在元德李后陵出土的定瓷中,装饰方法只有刻花和划花两种.而没有发现一件印花器物.这为定窑印花装饰兴盛于北宋晚期说提供了一个旁证。其中刻花器物仅一件.是在碗的器表刻以双重莲瓣纹,下重莲瓣作浮雕状凸出于壁面,上重莲瓣仅用阴线刻出轮廓,层次分明.清新明快,给人一种立体感。划花装饰占花纹中的绝大多数,除弦纹、水波纹和牡丹花外,以飞风纹最常见。水波纹仅见于器内口沿,弦纹和牡丹花卉装饰于腹表中部,飞凤纹不仅表现在碗、盘的内底部,还被装饰于器物之外腹部。凤皆作团状,张口、高冠、拽长尾,殿翅欲飞,往往配以者云似在长空翱翔。划花飞凤纹的大量发现,无疑与墓主人的皇太后身份相符合.同时也为明人谷应泰《博物要览》所述“定器有画花、绣花、印花三种,多用牡月一、黄草、飞凤三种,时造甚有佳器,或多工巧”作了注脚,提供了定窑划花装饰中飞凤和牡丹花纹的实物标本。

关于“官”和“新官”款白瓷问题.冯先铭先生早有专文论述,当时统计带“官”11t“新官”款瓷器总数达七十件,。此后,又相继发表了浙江临安晚唐水邱氏墓帅、湖南长沙晚唐墓爪和陕西西安唐长安城安定坊遗址窑藏L等考古资料,加上巩县北宋元德李后陵出上的这批定瓷,目前已经发表的带“官”和“新官”款白瓷器计一百四于件之多。“官”字款白瓷的出土范围已有浙江、湖南、河南、陕西、河北、北京、辽宁和内蒙等八个省区,遍布全国南北诸地。

对于“官”、“新官”款白瓷的产地,近年曾有过不同分析意见,比较有代表性的为河北曲阳、湖南长沙和辽宁赤峰三地。如冯先铭先生认为:浙江临安“钱宽墓出土的白瓷胎釉与北方产品不同,薄胎特征与湖南地区出土的白瓷颇为近似,似有较大可能来自湖南地区’心;高至喜先生也认为:湖南所出带“官”字款的白瓷器“很有可能就产在长沙一带或其邻近地区’,犯;冯永谦先生提出“官”和“新官”款白瓷器:“分别为五代更早时期河北曲阳的定窑和辽国初期的赤峰缸瓦窑村窑的产品’,l5;李辉柄先生通过对各地出上“官”字款瓷器的综合研究,则提出“除湖南出土的`官’字款白瓷盒似为湖南生产的以外,浙江、辽宁和湖南等地出土的`’官’、`新官’款白瓷器均应为定窑的产品”匆。笔者认为,上述三地的曲阳定窑、赤峰缸瓦窑和长沙地区均有可能生产“官”和“新官”款白瓷产品。

河北曲阳定窑遗址经过考古调查和试掘,已知唐代时期便开始大规模生产,晚唐时产品质量已大大提高,尤其在该遗址内、)州.过`’汀”;’欠白瓷片「,可证河一比定县塔基等出土的宋代白瓷器为其所生产。辽宁赤峰缸瓦窑遗址小经吐多次考占调查,辽初已开始尘产白瓷器,并在遗址内采集到腹表刻有“官”字款的匣钵和“新官”字款残窑具各一件左,具备了生产“官”字款白瓷的基本条件。同时,辽宁、北京和内蒙等地十余座辽墓中曾出上`’`言”字款白瓷器近三十件,一般每墓出土1或2件,多者至4件。辽墓出土“`言”字款白瓷如此普遍,恐非皆是:匀阳定窑的产品;尤其是刻有“官”字款的盘口瓶、穿带瓶和鸡冠壶等器形,均带有契丹民族文化的特色,为河北曲阳定窑所不见,应是赤峰缸瓦窑所生产。湖南长沙附近迄今尚未发现白瓷窑址,但晚唐五代白瓷器大量出土,并已发现多件晚唐至五代时期的“官”字款白瓷,特别是有一种带“官”字款的高圈足方形壶,器形独特,不见于北方窑[J,应属当地所生产。

可以引为旁证的是,五代时期越窑生产的一件青瓷瓶肩部也曾刻有“官”字款⑥;近年又在耀州窑遗址中发现两件“官”款青瓷碗,时代也属五代时期洛`。两个青瓷窑日带“官”字款器物的发现,使我们确信生产`’官”字款器物的白瓷窑址也绝非一处,而极有可能是一种时代风尚。众所周知,直到北宋晚期,才开始出现了专门为皇宫烧瓷的所谓官窑。由于它是为适应皇宫的特

综上所述,我们既不能把所有“官”字款白瓷器归于一地生产,也不可把一个地区出土的白瓷器简单地限于一个窑口。宋元德李后陵出土的这批定窑贡瓷有明确的纪年,为确定同时期定窑产品的年代树立了一个标尺,对于研究定瓷的烧造工艺和技术水平提供了新的资料。

未登录用户发表的评论需要审核。您可以先登录注册 验证码
最新评论
暂无评论,欢迎发表您的观点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