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定瓷吧——中国定瓷行业门户网站!请 [登录] [免费注册]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资讯 > 艺术论文 > 定窑的覆烧与叠烧年代

定窑的覆烧与叠烧年代

作者: 匿名 | 所属类目:艺术论文 | 发布时间:2018-03-20 | 访问次数:822 | 评论次数:0

定窑瓷器的研究,过去由于受历史文献的局限和考古资料的缺乏,往往把覆烧印花瓷器定在北宋早期或宋徽宗时期。因对真正代表北宋早期或中期的器物缺乏认识,特别是长期以来以靖康之变作为定窑的时代下限,因此流传着“金代无定窑”的说法。

近些年来,由于一些具有北宋早期纪年的墓和塔基中,出土了不少的定窑瓷器,这样北宋早期定窑的面目开始揭示了出来,对覆烧印花瓷器的断代问题也提供了旁证。河北定县的静志和净众两塔,出土的定瓷达一百五十余件,其中有盘、碗、碟、杯、托子、瓶、罐和盒子等日常生活用具,还有净瓶、炉、海螺等器物。它们不仅数量多,质量好,而且有科学的年代依据。静志塔出土平底盘两件,盘里中心部位用细线条划出蝶纹,纹饰布局与五代至北宋早期越窑瓷器的对蝶纹饰如出一辙忿两件盘子的底部均有墨书铭文,一书“太平兴国二年五月廿二日施主男弟子吴成训更施钱叁拾文足陌供养舍利”(图九),一书“太平兴国二年五月廿二日施主男弟子吴成训钱叁拾足陌供养舍利”(977年)。净众塔也出土刻有“至道元年四月日弟子于岩记”字铭的盖罐一件(995年)。因此得知这两座塔所出定窑瓷器的相对烧制时间。净瓶出土比较多,瓶均有流,有的流上有盖,可以看出还保留着唐代铜净瓶的遗凤(图十、图十一)。从这些出土定窑瓷器看,已兴起了刻划花装饰并追求浮雕效果。主要刻莲花瓣纹,有一层、二层、三层不等,有的莲瓣还划刻轮廓线和花筋。这批北宋早期的定瓷,没有印花装饰,烧造方祛还是匣钵仰烧。

北宋中期的定窑瓷器,在北京丰台王泽墓、北京丰台辽墓、北京府右街辽墓,以及江苏镇江宋章氓墓中,均出土了不少。与上述北宋早期器物相比,有一定的区别。辽重熙廿二年(1053年)的王泽墓出土的碗、盘,口沿均作葵瓣式,壶的腹如瓜形,扁条状执柄,壶流弯曲,胎体较薄,整个壶给人以秀美轻巧之感。北京丰台辽墓出土的瓜棱壶,在形制上多仿造金银器皿。北宋中期的定窑瓷器丫在装饰上浮雕莲瓣纹明显减少,而多在平面地上刻划花纹,线条较前熟练,流利自然,纹饰题材除莲瓣纹外,开始出现各种花卉,以置草纹比较常见。从盘、碗器物的口沿有釉来看,覆烧方法还未采用,印花装饰尚未流行。这时期器物尽管与北宋早期有着某些差别,然而它们在器形、花纹装饰以及烧造方法上具有许多共同的特征。北京丰合王泽墓出土的净瓶,其造形与顺义辽开泰二年(1013年)净光塔出土的净瓶几乎完全相同,装饰多采用刻划花,烧造方法也均采用匣钵仰烧。

瓷器的生产是随着社会需要而发展的,宋代社会对瓷器的需要概括起来有如下三个方面:一是朝廷皇室所需用的高级瓷器,一是各大都市的封建贵族与广大城乡民众所需要的日用瓷器;一是海外贸易用瓷。北宋后期,定窑既要为宫廷烧制贡瓷,又要为民间生产日用瓷器,为满足当时大量的需要,窑工们从各个方面想方设法提高产量,印花装饰的出现和大量采用,就是为适应这种需要而发明创造出来的。印出的花纹不仅精致、谁确、整齐,而且印花比用刀刻、划花纹快得多,手续简便,大大加快了生产速度。但是印花只能在一定范围之内使用,主要是用在盘、碗器里,器外和其它各种器物仍然采用刻、划花的方法。因此,印花出现以后,刻、划花仍继续采用,并且达到了更为成熟的地步。印花的装饰方法,不仅起到装饰器物的作用,而且还能起到器物成型的辅助作用。这就节省了成型与加工的时间(包括装饰在内),大大提高了制坯的数量。制坯速度加快后,必然要增加窑炉或改进装烧方法来提高产量。从目前所看到的定窑遗址范围如此之大,可以设想定窑当时是采取了增加窑护的办法。由于窑护不断增加,烧瓷范围随之扩大,生产上不免又出现许多新问题,如离原料、嫩料的产地太远,水源不便以及交通运翰困难等等,所以改进装烧方法以提高产t是势在必行的。采用支圈窑具及烧方法比使用匣钵节省窑位空间,如果用同样的时间和同样的嫩料,产量可以提高四至五倍。这就是班烧方法发明的原因。覆烧方法的兴起与印花装饰法有着不可分割的联系,凡采用印花装饰的盘、碗之类的器皿,绝大多数都是芒口。因此定窑覆烧法与印花装饰均兴盛于北宋后期。

考古资料还证明,北方地区金代墓以及江南地区南宋墓均出土有定窑瓷器,说明当时的定窑瓷器不仅行销北方地区,而且销往江南各地。北京通县发掘的两座金代墓,出土了洗、盘、碗、碟、瓶等定窑瓷器二十六件。一号墓是石宗壁墓,根据墓志为金大定十七年(1177年)墓,二号墓主似为石宗壁家属,石撑型制与一号墓同,所出瓷器与一号墓瓷器的时代大体相同⑦。这批定窑瓷器多采用刻划花装饰,纹饰有莲花荷叶与置草纹,其中也有素面无纹饰的。辽宁朝阳金大定二十四年(1184年)壁画墓⑧也出土定窑瓷碟两件,碟心装饰以划花置草纹。安徽凤台“连城”遗址发现一批南宋瓷器,其中有定窑瓷盘五件,两件印花,一件划花,印花为飞凤牡丹纹饰,盘沿印回纹一周。黑龙江绥滨金代墓中出土瓷器⑧,也以定窑为最多,常见的纹饰有置草纹和荷花纹,尤其是江苏江浦章氏南宋墓出土的定窑瓷器更为重要L,根据墓志为南宋庆元五年(1199年)墓,出土定瓷盘一件,碗三件。盘印鸳鸯莲花,中心印双鱼纹。两件碗印缠枝莲、水鸟,碗中心也印有双鱼纹,另一件印缠枝蓬双凤纹饰。盘、碗口边均印回纹一周。这些金代墓与南宋墓出土的定窑盘、碗、碟,口沿都无釉。江苏江浦章氏墓出土的瓷器口沿均镶有银口。这些器物均采用搜烧方法烧成的。

在烧印花瓷器是定窑产品中的主流,不`论在质量上或在数量上都是前所未有的,它是定窑鼎盛时期的产物。定窑段烧法与印花装饰的出现,对南北瓷窑影响深远罗尽管这种覆烧法存在着一定的缺陷,但为了增加产量,还是被南北各地瓷窑广泛采用。

“金代无定窑”之说,是以靖康之变为时代下限的。定窑的生产虽因靖康之变遭到很大破坏,但是并没有彻底毁灭,上述金代和南宋墓出土的定窑瓷器就是证明。然而从靖康之变后,到金世宗大定元年以前的三十来年中,可能因战争等原因,定窑的生产处于中断荒废的状态,所以这一时期的考古发掘中未发现定窑瓷器。金大定时期的定窑瓷器则不断被发现,证明定窑在这时期得到了恢复与发展。金代定窝从原料、制坯、加工到烧窑等技术,可以说是基本上延续宋制,印花、覆烧技术大量采用,在纹饰题材上常用莲花荷叶、缠枝莲花、首草、飞凤、鸳鸯、双鱼等纹饰。这时期由于优质原料的大量耗损,除一部分优质产品继续采用传统制法外,一部分采用砂圈叠烧法。这种方法是器压施釉入窑焙烧以前,在盘、碗的内底先刮出一圈釉面,使其露胎以防器物叠烧时粘结,然后将瓷坯一个个叠起来人窑烧制,这利,方法一般称为“叠烧”。“叠烧”始于金代,不仅产量高,而且不用什么窑具,与覆烧法;口比,既节省人力又节省原料,从而大大降低了成本。覆烧法是定窑的一个创新,也是定窑瓷器发展的标志,它既求数量,也求质量。与此相反,叠烧法是定窑衰败下来的一种表现,它只求数量不求质量。到了元代覆烧法不再被采用而为叠烧法所代替,因而这一时期定窑瓷器无论在质地上还是装饰上都远不如以前,基本上失去了原来的风格。

定窑在唐、五代时期,采用匣体仰烧法,瓷器是在还原焰中烧成,釉色白或白中闪青(青白瓷),成为定窑白瓷的特征。唐代后期,定窑因受邢窑的影响,在瓷器的造型与釉色上与邢窑有许多共同之处。五代时期,定窑瓷器出现了少量的刻划花装饰。真正形成所谓定窑瓷器独特风格是从北宋时期开始的。北宋初期定窑烧造变还原焰为氧化焰,瓷器釉色白或白中泛黄,并运用刻划花装饰。北宋后期,定窑变匣钵仰烧为大量采用支圈组合窑具覆烧,瓷器上的印花装饰也一相应地发展起来。金代大定以前,定窑基本上延续宋制。此后特别是到了元代,由于社会动荡与战争频繁等原因,制瓷业向南转移,制瓷工匠也纷纷南去,加以定窑的优质原料经过数百年、特别是覆烧法的采用而大量耗损,不得不改用盛烧法,生产粗制品,著名的定窑从此就衰败下来。

未登录用户发表的评论需要审核。您可以先登录注册 验证码
最新评论
暂无评论,欢迎发表您的观点
顶部